天然呆切开黑

淹没在书堆中不知所措

【游戏王】驭龙 25

诈尸人口前来报道,我快被淹死在书堆里了(;´༎ຶД༎ຶ`)
每天生活过的跟高三一样
五代同堂
cp甘蕉顶天立地( ̄▽ ̄)便当已经热好请排队领取







—中立区·舞网市—

星尘龙煽动两翼所带来的飓风将学院兵扫出了领地范围,然后它如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回身一旋带起的气流屏障将身后偷袭者的攻击抵消。

“霍普!”

紧接着金白色的机器人型精灵在那上方出现,一名龙虾头少年从其上落下,一脚踹晕了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偷袭者。

“这是这一波的最后一个了吧?”游马用手指戳了戳已经没了意识的学院兵,抬头看向面前浮在半空的Astral。

Astral转头看着骑着D轮过来的游星,说:“看起来是这样没错了。”

“游星哥!”游马站起身跑了过去。

游星转了个弯将D轮停在游马面前,收起护目镜面色柔和的看向游马:“没有事吧?”

“如你所见我和Astral都精神得很呢!”

“是吗?那就做好准备吧!下一波要来了。”游星微笑着说道,然后放下头盔上护目镜,转头看向远处朝这行进的巨人军队。

“这大概是最后也是最麻烦的一波了。”

“噢!一飞冲天啊我!”


另一边,站在废墟瓦砾所堆积成的小山坡的顶端,看着那些接近的「古代机器混沌巨人」,游戏低头合眼,手抚在胸前的千年积木上。

“另一个我。”

千年积木上闪过一道光芒,青年蓝色的外套披在肩上,带着几分成熟的面庞上,张开的双眸中带着几分凌厉。

“我明白的,aibo。”


—南方·学院岛—

昏暗的密道长廊中,静谧交杂着节律不齐的脚步声。

已经走了有大概五分钟了,但一行人却没有任何交谈,空中弥漫着十分诡异的安静氛围。原因嘛,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在队伍最前方带路的素良了。

在罗杰死亡的当天,素良突然失踪,与此同时LDS被从外部骇入并失窃了一份只有赤马零儿知道内容的机密资料,就因为这样令很多人都对素良行踪产生了怀疑。而就在刚刚,他不仅出现在密道里帮助他们解围,还直接了当承认了自己是学院的学生,是来帮他们带路的。如果不是十代出面,现在可能没有人愿意相信他跟着他走。

“这还要走多久?”游矢问道,走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尽头,令人不禁有些疑惑。

而他这一句话打破了良久的沉默。

“还要大约十分钟吧,因为要躲开追兵所以稍微绕了点远路。”素良拿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

“本来就是复杂的通路,虽说很容易迷路,但也有利于我们躲开前后夹击的追兵。”十代走在一行人的最后,“前提是有一名很好的向导。”

素良看向了游矢,然后拿出含在嘴里的棒棒糖说:“嘛~因为经常需要偷偷离校,所以这里面的路我大概是熟了,至少进到学院中心部是没有问题的,你们就安心好了。”

“学院的人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黑咲隼看着素良那副不正经的样子,仍然保持着警惕。

“我如果说,是因对你们有兴趣呢?”

“你!”素良开玩笑般的回答方式,令黑咲隼有些恼怒。

“嘛嘛,别那么,而且严肃点说我和爱德也是学院出身的。”十代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我们不也参与了吗?”

黑咲隼叹了口气不再做声,自从和这群人在一起自己总会变得奇怪,明明以前和游斗、琉璃…琉璃…

【琉璃…我一定会…】

蓦地,伴随着“沙沙”的声响,细小的石子从墙壁上脱落,落在地上不断地跳动着,而地面持续传来的震动渐渐地放大。

“怎么回事,这震动?”柚子扶着墙壁使自己免受震动的影响。

泽渡脸上略显慌张地朝四周张望:“喂喂!这密道没问题吧?”

“快斗?”游斗回身看向驻身看向他们来的那个方向的快斗。

“龙鸣,”快斗表情淡然的说道,语调却十分的认真,“龙与龙之间在对战。”

“难道说?!”游斗闻言像是明白了什么,转头朝着快斗的视线方向望去,双拳紧攥。

同样的,游矢也转头看向那个方向。

【游吾…游里…】

沉默了一阵后,游矢转身走到素良身边,对着大家说道:“我们走吧!现赶路要紧。”

【那个约定…一定…一定要两个人一起回来啊!】


「明镜翼」侧身滑翔在岩洞四壁之间躲过来自「饥厄毒」带着毒液伸长而来的捕食毒爪,与此同时没有抓到猎物的毒爪在岩壁上留下的毒液将其一点点腐蚀造成岩洞里的部分岩石脱落。

看似空旷的岩洞对于体型大的龙来说犹如无法施展羽翼的笼子一般,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反击无疑是要处于劣势。

仿佛为了获得主人允许一般,「明净翼」发出几声龙鸣但却没有得到主人的回应。

“你不回应一下它吗?”

“啰嗦!”游吾躲过那荆棘藤鞭,侧身跑了几步翻身坐到了D轮上。

游里收回藤鞭,饶有兴趣地看着有些狼狈的游吾:“再不让它反击的话,明净翼可能会失去那对漂亮的羽翼哦~当然你也一样。”

“我从以前就一直很讨厌你,一副什么都看透了、高高在上的样子,把别人当作笨蛋一样的耍弄。”游吾说着像是回忆起什么,脸上表情愈发不爽,左手攥紧着,“好几次我都想揍你一顿,如果不是游斗拦着的话。”

【这家伙…】

“嘿~这样啊。”露出有些不耐烦的模样后,游里轻轻叹了口气,“那现在就来实现不就行了?”

“不!现在的你的确还很令人火大,但和那个时候不一样。”

【有种违和感…】

“不一样?我一直都是我哦~”

“没错,你一直都是你。不一样的是我现在才察觉到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如表面那般。”

【…说什么呢?】

“嗯?”看着游吾那双毫无波澜平静透亮的蓝色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游里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厌恶感,那种仿佛要被看透了的厌恶感。但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另一种感觉,是什么说不清,反正这两种感觉让他感觉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一种控制不住的战意在涌上心头。

“游矢说了,你做的事情里是有另一面意义的!我…”

【笨蛋也有动脑子的时候吗…但是…】

“所以呢?”游里打断了游吾的话,额前的阴霾盖住半张的脸,“是觉得我是为了什么无聊的事情才在这和你们耗时间吗?”

“这一点要先说,我才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好人呢。”

龙眸如红宝石那般流光波澜,刹那间,游吾仿佛从那其中看出了些深意,一种令人心疼的感觉,但却在下一秒,被身后的袭击一扫而空。

【没错…】

“一定说我做这些有什么意义的话,那都是为了我自己。”

驾驶着D轮从扬起的烟尘里逃脱,身后慢慢散去的烟尘中央,是一条游吾从来没有见过紫色毒龙。

“没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游里…”游吾停下来,目光扫向游里,表情略显严肃。他这般疯狂的样子,游吾不是没有见过,但现在,总觉得,他、在逞强。

下一秒,身侧被突然落下所产生的冲击扬起沙尘引起了主意,转头看去,白色的巨龙倒在地上发出咽呜的声音。

「明净翼」,战斗不能。

“明净翼!”

“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闻言,游吾再次看向游里。

“驭龙使之间的战斗,死掉的那一方的龙会归为作为胜者的那一方,这是我在古文书里读到的。”

“要不要尝试看看把你的龙收下,”游里脸上露出像是找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的露出愉悦的神情,“然后用你的明净翼去找凛的话,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混蛋!”金色的双眸中满溢着怒气,像是回应一般的,身后的巨龙煽动着翅膀卷起带着寒意的风,“水晶翼!”

“这样才对嘛。”

游里向后退了好几步躲过了「水晶翼」的攻击,并指挥身后的「饥厄毒」进行反击,但却被轻易化解还将攻击反弹回来,紫色的巨龙来不及回避,淹没在自己的攻击之中。

「饥厄毒」,战斗不能。

用手挡开攻击所带来的冲击,游里寻着D轮的引擎声看向那个行驶在架设在岩壁上的小道的游吾,然后迅速转向在不远处待机的自己的另一只龙。

“强欲毒!”

得到指令的「强欲毒」飞到空中,展开的双翼闪着零星的紫光,却被身后「水晶翼」咬住下颌失去了平衡。在即将坠地前挣脱了控制重新飞回了空中,朝着「水晶翼」的方向发出紫色的冲击波,而另一边也做出了同样攻击。紫白两色的光波在空中相互抵制,互不相让。与此同时,已经被毒液腐蚀的残破的岩壁,显然已经承受不住这般的冲击所带来的压迫,开始摇曳晃动发出悲鸣,而落下的岩石沉重地砸击着地面。

下一瞬间,两股力量仿佛找到新的平衡一般,融合在一起产生了爆炸,将在场的龙和人都淹没在内。


王座上的男人迅速地站了起来,面色紧张地看着面前已经失去信号的显示屏。

“立刻派遣部队密道里去支援游里。”

“可是,教授,通向那里的所有道路已经被封死了。”

“让他们想办法清出一条道路!”

“是!”

看着回头继续联络的下属,赤马零王的脸上露出了难色,眉头紧皱地回头看向没了信号的显示屏。

【难道说,游里,你知道了些什么?】


原本透亮的岩洞现在却显得昏暗,岩石脱落严重的岩壁上仅剩下几支火把还在闪着火光。

游吾拍了拍身上的土石,看向覆在自己上方保护自己不被落石砸到的「水晶翼」。

“谢谢你,水晶翼。”

「水晶翼」鸣吼着回应了一声,然后粒子化消失在空气中。

游吾趁此察看岩洞内部,发动着D轮在保留完好的小路上行驶。就在刚才爆炸就要波及自己前一刻,「水晶翼」迅速的将自己和D轮护助了,因此不仅自己没有受伤,D轮也没有受到损害。那问题就是游里了,如果「强欲毒」也做出了同样的行动的话,有了,诶?!

有意识的让D轮冲出小道,落在地上后侧滑停下。然后游吾看向了那个离自己不远的、躺在地上的游里,沾土灰的侧脸上,鲜红的液体沿着额间留下,满是尘土的制服透露着他现在的狼狈不堪。

“游里,你…”没事吧。

问不出口,看着那个一直一副自大模样的家伙,该怎么说出关心他的话?

游里缓缓睁开眼睛,侧眼看向游吾:“是你赢了,游吾,把饥厄毒拿走吧。”

“我拒绝!”游吾很生气,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你要和我一起回去找游矢他们。”

“这是去战场啊,对敌人不能手下留情的,融、合、君。”游里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些许嘲讽的意味。

“不是融合是游吾!”游吾说完了这句发现有点不对,自己又差点被他带跑节奏了,调整了一下说话语气,“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敌人!”

游里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他抬眼继续看向那个说话的少年。

“我们不是和游矢约定好了‘不会抛下他的’吗?你这样子他会伤心的。”

“他会伤心吗…”游里重复着游吾所说的这句话,收起那虚伪的笑容,被阴霾所遮盖而剩下的下半张脸显得他有些严肃,“那你呢?”

“诶?我…”听到游里问的话游吾明显有些愣住,正向思考的时候,看到对方露出笑的愉悦的表情后,仿佛刚刚感觉他有点正经都是错觉一样。

有些恼怒又有些赌气一般的把头偏向一旁,脸上发出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所产生的微热:“我才不…呃,游里!”

游里身下岩石地面裂开几道狭长的缝隙,交杂在一起渐渐扩大,最终如失去了重心一般的崩塌。

而游里本人如同早已察觉了那般,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这个岩洞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海底洞穴,没有人知道到了下面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身上时不时传来的痛楚,早已告诉自己现在只能等着被带入深渊。

【之后就拜托你了…】这么想着游里看向了那个人所在的方向,却发现自己所想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自己面前,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阻止了自己下落,脸上不禁露出惊异的表情。

“你在…”

话还没说完就被游吾打断:“你在干什么?!”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做出超出自己预想的行动,一直都是,不论是故乡还在时邀着自己加入人群,或者是在研究所时因为朋友遭遇不测而产生突变,还是现在伸手要救自己这个他讨厌的人。

【总是给人意外,总是那么单纯强硬地闯入我的世界,真是耀眼啊,所以我才…】

“别发愣啊!快把另一只手给我!”游吾说着朝着游里伸出另一只手。

游里低头轻轻地笑出声来,然后抬头照着游吾的话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两只手就要握住的那一瞬间,站在地面上的游吾仿佛如失去平衡一般感觉到了脚底在下落,身下带着裂痕的地面隐隐被阴影遮挡,回过头来,映入眼中的是天花板的大块岩石脱落。

一瞬间,岩洞崩塌,而学院岛的地面整体产生晃动,出现了某座山体的塌陷。

生还可能性,零。



TBC

****************
这张整体主要是讲甘蕉,以教授那一部分为分界线,上半部分主要从游里的心理活动来进行,下半部分先是游吾在是游里。感觉蕉是很容易被什么引起注意引起注意而忘了原本目的,而凛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妈妈般的)存在,也因此知道凛的危险后难以保持冷静而攻击游里。嘛,大概就是这样了
好久没写了,感觉状态不好,每天挤出一点时间终于写完了( ´ ▽ ` )ノ
下一次更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毕竟对于每天满课,周末还要泡实验室的我来说…不说了都是泪(;´༎ຶД༎ຶ`)反正我保证这篇文我是会更到完结的,就是对不起辛苦等文的太太们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