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呆切开黑

淹没在书堆中不知所措

【游戏王】驭龙 8

五代同堂
cp甘蕉、茄番、十游、微暗表
今天有二更哟٩(˃̶͈̀௰˂̶͈́)و





悠闲的日常很无聊但不无趣,年幼时的自己经常这么想。每当刚翻开手中那本纸页泛黄的书时,那抹脸上永远带着阳光笑容的黄蓝色,总会很合时宜的出现,拉着自己说:

“一起去玩吧!”

纯真,无邪,没有烦恼…他是他的阳光,生命中的阳光。

然,那一日,纯白无邪被染成血红,如阴云遮挡一般,失去了那抹阳光。

是谁的错?是谁??是谁???


“求求你!放过我吧!”

抬起头,眼眸中倒映着房间的杂乱。飞溅在屋内的血红在黑暗中格外鲜亮,面前趴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自己的中年男子。

【居然会想起令人讨厌的事情。】

“我知道了。”抚着额间叹了口气,眼角的余光看到男子欣喜地从地上爬起转身就要离开的身影。

【只不过意思可不止“放过你”一个。】

自以为侥幸逃过的男子,殊不知在他的背后,那名身着黑色斗篷的少年,渐渐上弯的嘴角显露的那种失去兴趣前的嘲笑,还有那来自紫色毒龙的嗜杀。

【那家伙以外的人…】

红色溅在脚边,捕食植物们一涌而上,房间里除了他以外再无活人气息。

【都无趣。】


早晨,被拉起的警戒线外,人群杂乱。屋内,又是一副熟悉的图景,只不过稍有不同的是那未凝固的在地面上成洼的血红。

游戏神色无奈转身走出房间,游星眉头皱紧表情严肃,看了看手中从房间暗格里发现的研究资料,转身跟着游戏出去。


YGO基地,即武藤游戏等人的住所,自那次会议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现在某只发脾气罢工的水母正在抓着某天然龙虾发牢骚。

“啊~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这个案子。”十代向后仰躺,整个人陷入沙发的柔软中,“每天都要出去调查,都不能和游星一起去吃上次约好好一起去的那家有限定口味炸虾的店了。”

“嘛嘛,十代哥,你可以和游星哥说想吃不就行了,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和你去。”游马抬头回了一句,对着旁边指点的Astral不耐烦地小声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继续玩着游星给自己新做的游戏机。

十代翻了个身抱住旁边的炸虾抱枕,半张脸埋在抱枕中:“我和他说了,结果他居然说要等到这次案子结束了才可以。”

【嘛,是游星哥的作风没错。】“这不是挺好的嘛,没有工作压力。”

“一点也不好!那个口味的只限定到这个月底,过了就没了!”说着,十代猛地坐起身来,由于动作太大,一个没注意将手中的抱枕丢了出去。

而这只萌哒哒的炸虾抱枕在空中来了个堪比体操运动员的完美的720度翻转,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刚刚走进客厅的游矢怀里。

“…”游矢看了看怀里刚刚飞来的炸虾抱枕,抬头与转过头来看自己的十代和游马对视。

就这样沉默了三秒,十代像想到什么似的猛地转身双手拍在游马肩上。

“现在马上联络你那个叫快斗的朋友。”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游马被十代这么一拍还没来得急得反应,迎面又来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整个人有点愣住。

看着游戏机上显“game over”的提示,Astral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景象问了一句“怎么了?”,被游马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后,环抱着双臂作出看戏的样子。

“让游斗马上把他所有知道的事都说出来!”十代后悔的挠了挠头,“啊~早知道那个时候就应该问清楚的!那家伙什么都知道却还说不知道!”

“游斗?”游矢有些疑惑地看着十代。他记得那个名叫游斗的少年,和自己有一样的容貌,但和自己不一样,是一个沉着冷静可靠的人。不过那个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里的那些许的悲伤,明明是初次见面,看到他那样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到底是为什么呢……

恍惚间眼前闪过梦里那个看不清面容的孩童,好像,好像,他们两个。

这么想着,看着面前又说直接去找黑咲隼更快的十代,和阻止他说如果打起来的话游戏会生气的游马,有些愣神。

“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耳边传来游戏的声音,看着走进客厅的游星和十代,眼前原本暴走的水母瞬间安分下来了。

“游戏桑/游戏哥,游星/游星哥,欢迎回来!”*2

“欢迎回来,调查怎么样?”游矢转过身正对二人,脸上露出微笑。

“啊嗯,差不多了吧!”游戏笑了笑,看着眼前的游矢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起来,游矢,你这是要出去?”

“啊~没什么,就是想去便利店买点东西。”游矢说着摆了摆手,嘴角微颤。他绝对不会说,他和素良约好了要去街上表演。自从加入了YGO,虽然没有有被禁止上街表演,但还是被限制了一周只能一次。特别是这个紧张的时期,如果被发现上街去表演,游戏桑一定会不高兴,游戏桑不高兴的结果就是阿图姆桑也不高兴,阿图姆桑不高兴的结果就是自己的前景很堪忧ಥ_ಥ。

“游戏桑有事要说?”

“准确来说是游星。”游戏笑了笑转头看向游星,被提到的游星应声点了点头。

“游星桑?”

“不愧是你!”十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游星的旁边,一把环住游星的肩膀,“说吧,发现了什么?”

“嗯,综合了这两次在舞网市发生的案子和前几次的对比了一下,还有这次发现的几份文件…被害人都是有做过研究员的工作。

“而且都是对于精灵的研究,准确的说,是对于精灵使的研究。更巧的是,他们曾经都在舞网市和童实野市交界的某一研究所任职。”

“大道寺老师说的那个吗?”十代说着看向角落里打盹的法老王,想了起今早被法老王一口吞进肚子里的某个小光球。

“嗯,那张照片,前几天本来想再取来仔细分析一下,结果却找不到了。虽然当时有拍下来研究了作为背景的建筑物,但因为是重复拍照的所以分析结果不大好,不能确定具体的位置。姑且让我那边的朋友帮忙找一下,过几天应该能有结果。”

“嘿~又要等啊!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结果啊~”十代表示他想罢工。

“嘛嘛,既然被害范围已经知道,下一个可能成为目标的人也可以确定了。”游戏微笑着拍了拍十代的肩膀。

“啊?”懵逼*3


“City现任治安长官兼精灵研究权威的罗杰先生作为此次两市友好交流的主要人员现已到达舞网市,记者这里…”

看着对面高楼上的电子屏幕播放着的新闻,少年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樱色的双眸深不见底。

“这是最后一个…很快了,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TBC



************
其实本来没有开头那段回忆的,只不过看了126后觉得手痒痒,控制不住自己想写甘蕉的念头(((o(*゚▽゚*)o)))
不清楚有没有人到现在还看不大懂文章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写个概要,把到目前为止的线索思路都理出来。想要的话可以说,我看人数差不多了就写( ´ ▽ ` )ノ
开头也说了,今天有二更。嘛,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嘛~是我向二十岁迈进一步的一天,很快就要成为老人家了啊,我还想当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呢…额,扯远了。嘛,虽然是这样但也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为此我决定努力一把,今天多更一篇,不过可能要等到晚上,毕竟这一篇我就写了昨天一整天了,而且我还要先看完今天的新番╮(╯▽╰)╭

评论(4)

热度(38)